■ 消滅時效(十一):保險代位之時效起算

璞實法律事務所

崔積耀律師

20170116

 

  1. 續消滅時效(三)第38點至第43點及消滅時效(七)第91點至第97點。
  2. 本系列專文已說明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,應如何起算;本文擬探討保險公司賠償被害人(即被保險人)之損失後,依《保險法》第53條規定,代位被害人向侵權行為人請求損害賠償時,應如何計算消滅時效期間等議題。

  1. 續消滅時效(三)第38點至第43點及消滅時效(七)第91點至第97點。
  2.   

  3. 本系列專文已說明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,應如何起算;本文擬探討保險公司賠償被害人(即被保險人)之損失後,依《保險法》第53條規定,代位被害人向侵權行為人請求損害賠償時,應如何計算消滅時效期間等議題。

  
案  例

  A公司將其位於台中某廠房(下稱「系爭廠房」)之輕鋼架拆除工程,交由B承攬施作,B又將上開拆除工程中的「切除工程」,轉包予C。
  
  民國(下同)1021122,C僱用之D於執行切除工程時,因施工不慎引發火災,造成廠房及設備嚴重毀損。
  
  A公司在火災發生當時,並不知悉施工不慎引發火災之人為D,也不知道C為D之僱用人。
  
  A公司就系爭廠房投保有火災保險,E保險公司依約賠償A公司新台幣164萬元之保險金後,依《保險法》第53條第1項之規定,於1041211追加起訴C為被告,請求C負擔《民法》第188條僱用人損害賠償責任。C以E保險公司起訴時,其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於兩年短期消滅時效,作為抗辯[1]
  
  本件爭議,在E保險公司對C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二年短期時效,應自何時起算?在本案中,有三個可能的起算點,分別是:(1)A公司知悉實際應負責之人時,或(2)E保險公司知悉實際應負責之人時,抑或是(3)E保險公司理賠保險金時起算。

 

  1. 《民法》第197條第1項規定:「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,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,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,自有侵權行為時起,逾十年者亦同。」
  2.   

  3. 《民法》第188條規定,受僱人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權利時,僱用人須與受僱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。此時,被害人對受僱人及僱用人之二年短期時效,須分別自被害人實際知悉受僱人及實際知悉僱用人時起算。
  4.   

  5. 《保險法》第53條第1項規定:「被保險人因保險人應負保險責任之損失發生,而對於第三人有損失賠償請求權者,保險人得於給付賠償金額後,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;但其所請求之數額,以不逾賠償金額為限。」
  6.   

  7. 依《保險法》第53條第1項規定,被保險人如因保險事故之發生,而對第三人享有損害賠償請求權者,保險公司給付保險金後,可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,學說上稱此為「保險代位」。
  8.   

  9. 實務上,認為「保險代位」之性質為「法定債權移轉」,換言之,當符合《保險法》第53條第1項之要件時,被保險人對第三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,即當然、法定地移轉予保險公司,毋庸保險公司與被保險人另行達成債權讓與之合意。
  10.   

  11. 其次,保險公司依《保險法》第53條第1項規定取得之權利,係承繼被保險人對侵權行為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而來,故其消滅時效,應自被保險人可得請求時起算,而非自保險公司賠付保險金時起算。
  12.   

  13. 承上所述,就本案而言,E保險公司對C、D之損害賠償請求權,其短期消滅時效應「分別」自A公司實際知悉C、D為應負損害賠償之人時起算。

 
判決理由

 

  1. 本件E保險公司於104年12月11日追加C為被告,請求C負損害賠償責任,C以E保險公司之請求權已罹於二年短期時效作為抗辯。依《民事訴訟法》規定,C須對A公司於102年12月11日前,已知悉C為應負損害賠償之人,負舉證之責。
  2.   

  3. 本件法院傳喚A公司總經理到庭作證,A公司總經理證稱:火災當時未追究是哪個工人造成的,我只擔心工人有沒有受傷,有沒有燒到隔壁而已。有接到檢察官的電話,告訴我現場施工的那個人姓陳,問我要不要追究。檢察官問我之前,我根本不知道現場施工的人是什麼名字,姓什麼也不知道,且剛開始還誤以為檢察官所講的是B,說到後來才知道檢察官講的是施工的人D等語。
  4.   

  5. 又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於103年4月9日,以公務電話詢問A公司總經理:「對於D失火的行為是否要追究?」有公務電話紀錄表可證。
  6.   

  7. 據此,法院認為,A公司於10349日,方知D為系爭火災損害之賠償義務人,因此,在103年4月9日以前,A公司尚無從知悉CD之僱用人,應負僱用人之損害賠償責任,因此,E保險公司於104年12月11日追加C為被告,其對C之損害賠償請求權,並未罹於二年之短期消滅時效。


[1] 案例事實,請參考台中高分院105年上字305號民事判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