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消滅時效(十):時效抗辯與誠信原則

璞實法律事務所

崔積耀律師

20160711

 

  1. 續消滅時效(四),第48點以下。

 

  1. 消滅時效制度,目的在於尊重現存法秩序,維護法安定性,具有公益性質。而誠實信用原則係民事法律關係之最高指導原則,《民法》第148條第2項定有明文。當時效制度與誠信原則衝突時,何者效力優先,本文擬予以探討。

  1. 續消滅時效(四),第48點以下。

 

  1. 消滅時效制度,目的在於尊重現存法秩序,維護法安定性,具有公益性質。而誠實信用原則係民事法律關係之最高指導原則,《民法》第148條第2項定有明文。當時效制度與誠信原則衝突時,何者效力優先,本文擬予以探討。

 

案  例

  某甲於96年12月向乙保險公司投保個人意外綜合保險,投保範圍,包括主保險契約(一般意外事故)以及附加保險(特定意外事故-交通意外)。

  

  97年3月9日,甲搭乘公車時,因司機未將公車駛入停車格內,即擅自讓甲下車,又未注意甲甫下車,隨即將公車駛離站,致甲遭公車擦撞倒地,右腳掌後遭公車右後輪輾壓,而受有右足五趾永久喪失機能之殘廢(下稱系爭事故)。

  

  甲於97年6月26日向乙保險公司申請傷害保險理賠,乙公司隨後交付甲一張理賠同意書,其上記載乙保險公司願給付一般意外事故保險金,惟嗣後甲不得再對乙保險公司為任何賠償之請求。甲認為簽署該同意書後,恐影響特定意外事故保險金之請求,故未簽署,並針對雙方有爭議之特定意外事故保險金部分,對乙保險公司提起民事訴訟,但法院認定系爭事故僅屬一般意外事故,非附加保險約定之特定意外事故,故判決甲敗訴。

  

  甲敗訴後,於103年8月另行起訴請求乙保險公司請求給付一般意外事故保險金,乙保險公司則以一般意外事故保險金給付請求權已罹於2年時效,而拒絕給付。[1]

 

  1. 消滅時效制度,目的在於尊重現存法秩序,維護法安定性,具有公益性質。而誠實信用原則係民事法律關係之最高指導原則,《民法》第148條第2項定有明文。當時效制度與誠信原則衝突時,何者效力優先,本文擬予以探討。

 

時效抗辯,如違誠信,應予禁止


  1. 依《保險法》第65條第1項規定,保險金給付請求權,自得為請求之日起,經過二年不行使而消滅。

 

  1. 某甲雖於97年6月26日向乙保險公司申請理賠,但因其未於申請理賠後6個月內向法院起訴,依《民法》第130條規定,視為時效不中斷,而甲遲至103年8月,始起訴請求乙保險公司給付一般意外保險金,距離系爭事故發生日已逾二年,依《保險法》第65條第1項規定,某甲之一般意外事故保險金給付請求權已罹於時效,乙保險公司依法可拒絕給付一般意外事故保險金,本案一審法院即以時效抗辯為由,判決甲敗訴。[關於時效中斷的說明,請參考池泰毅律師「消滅時效(四):時效中斷」乙文]

 

  1. 但特殊的是,本件二審法院認為,乙保險公司先前出具賠款同意書之行為,已使某甲產生乙保險公司願意賠償一般意外保險金之信賴,並導致甲未及時行使保險金給付請求權,以中斷時效之結果。此時,乙保險公司在消滅時效完成後,提出時效抗辯,與先前出具賠款同意書,表示同意理賠之行為,互相矛盾,並將導致兩造權利義務失衡,因而認為乙保險公司行使時效抗辯有違誠實信用原則,核屬權利之不法行使,應予禁止。

 

  1. 由上開說明可知,臺灣高等法院認為,在特定具體個案中,倘若義務人主張時效抗辯,有違反誠信原則之虞,兩相權衡,仍應以誠信原則作為界定雙方法律關係之最高準則,此時,法院可依法限制義務人行使時效抗辯權,並要求義務人依約履行。

 

  1. 在個案中,為避免爭議,本文建議權利人在具體爭議發生時,應即進行消滅時效完成期間之控管,並於消滅時效屆滿前,依法行使權利,以保障權利。

[1] 案例事實依台北地院103 年保險字第 77 號民事判決、高等法院104年保險上易字第8號民事判決整理,本案不得上訴三審,故已確定